南京工作-苏州一直是上海经济联系的首选城市

大众车排放门损失

11月13日,在蘇州市委常委會會議上,他明確表示,要「真正提升城市能級,把蘇州打造成為能為上海建設全球卓越城市起到協同增強效應的國際大都市」。

圖片來源:攝圖網拉開「框架」「內外交困」之下,蘇州如何打造國際大都市?

根據住建部發佈的《2017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

他表示,蘇州要在更高水平上與上海形成產業互補共進、功能互利共享、生態互保共治,打造成為「可以為上海作出協同增強效應的現代國際大都市」;同時,打造蘇州特色標識和特色品牌,在一體化大格局中凸顯蘇州的「唯一性」。

1992年,張家港對標當時蘇州走在前列的幾個兄弟板塊,喊出「工業超常熟、外貿超吳江、城市建設超崑山、樣樣工作爭第一」的發展口號。

。不過,曾經的蘇州因縣域經濟發達受益,如今卻在提升城市能級時因此受限。甚至有觀點認為,「GDP過萬億、人口過千萬的蘇州,更像是一個大的城市,而非一個大城市」。

蘇州取得如今的成就,與鄰居上海密切相關。有研究顯示,近20多年來,蘇州一直是上海經濟聯繫的首選城市,蘇州也從上海消費的「後花園」,逐漸成為經濟發展的產業腹地。「大樹底下種好碧螺春」的說法,形象地說明了上海與蘇州的關係。

而其代管的縣級市——張家港、崑山、常熟及太倉,常年霸榜全國百強縣市前十,崑山更是連續15年蟬聯全國百強縣之首。如果把四個縣市的經濟總量加起來,2018年已過萬億,佔蘇州全市GDP達55%。

不過,近年,蘇州逐漸收斂鋒芒,氣勢不再。

對蘇州而言,要實現這一「遠大」目標,不僅要思考如何超越自己,還要面臨另一重考驗:上海旁邊,是否還能容納另一座國際大都市?

》,蘇州建成區面積473.33平方公里,南京796.35平方公里,上海998.75平方公里——這也是我們能感知到上海是個大都市的重要原因之一。

也就是說,既接軌上海、借勢上海,也要有自身的獨特性和輻射帶動力。

1985年,蘇州GDP首次進入全國前10,位居第8位。2003年,蘇州達到歷史最佳排名——全國第5,排在四大一線城市之後,並保持8年之久。

提出更高目標的蘇州,這次能不能種出更好的「碧螺春」?

其間,他用三個「國際范」,提出對蘇州工業園區的更高要求,涵蓋產業集群、營商環境及人居生活三大領域。

再強的縣市,無疑也屬於上述第二類:中等城市和小城市。

11月5日,在為蘇州推進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工作定調的會議上,藍紹敏進一步提出,「要重塑與上海的近鄰、緊鄰、親鄰關係」、「要以上海為中心,繼續『大樹底下種好碧螺春』」。

更重要的是,中心城區的發育程度,顯然會影響城市集聚高端資源。

蘇州中心城區面積與南京、上海也差距頗大,2017年為1523.88平方公里,而這個數據南京為4226.41平方公里,上海為6340.5平方公里。

這導致的直接結果,就是在衡量城市能級的重要指標——建成區面積上,蘇州的表現與其經濟體量並不匹配。

發言時,藍紹敏着重提到,「努力再創一個激情燃燒、幹事創業的火紅年代」。兩個月後,在蘇州工業園區,同樣的話,再度響起。根據城叔不完全統計,這也是兩個多月來,藍紹敏在公開場合提到最多的一句話。

「六虎爭雄」成為江蘇乃至全國改革開放歷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也推動蘇州經濟水漲船高,在全國排名節節上升。

作為緊隨深圳、上海之後的第三大「工業城市」,今年前三季度,蘇州規上工業總產值24371億元,同比增長僅0.9%;規上工業增加值5503.87億元,增速也僅1.9%。

上世紀80年代,年輕的經濟特區深圳尚在爭議聲中時,蘇州因社隊企業的蓬勃發展,率先成為經濟改革典型。

在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原經濟研究所所長裴長洪看來,經濟發展的新趨勢,是核心大城市做所謂的「新經濟」,例如數據信息、數字經濟、公共產品、智能化;而中等城市和小城市是物理化學經濟,搞工業、搞第二產業、搞服務勞動經濟;鄉村是做生物學經濟和生態經濟。

如果稍作閱讀理解,這句話里既有對「火紅年代」的希冀,也有對當前激情不再的鞭笞。

不過,近年來,網絡上也有不少聲音認為,蘇州的發展受到上海諸多「限制」,比如蘇州機場。如今,上海「大樹」下,是否還能容納一個國際大都市?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 朱玫潔 每日經濟新聞編輯 劉艷美

2011年,蘇州GDP被天津超越,滑至第6位;2014年,重慶又彎道超車,蘇州GDP排名也自此跌到第7位。近年,蘇州GDP增速逐漸放緩,而身後的成都、武漢和杭州,各個都是炙手可熱的「潛力股」,蘇州不可能沒有危機感。

兩個多月來,「國際大都市」,正是藍紹敏在多個會議和調研中反覆提及的關鍵詞。

新官上任,自然要先熟悉市情。

提升到如今的0.58:1。在長三角一體化中,蘇州崑山、太倉、吳江等多個板塊和上海接壤,也被認為是和上海同城化發展條件和潛質最好的區域。

一石激起千層浪。1993年12月15日,《人民日報》在名為《蘇州躍起六隻虎》的頭版頭條中寫道:「

蘇州之核——姑蘇區所在區域,是全國首個、也是唯一一個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區,也因此與摩登的現代感無緣。姑蘇區東西兩邊,則是高新區和蘇州工業園區,都是產業高地。姑蘇區南北,撤縣設區而來的相城區和吳中區,還尚顯年輕。

一虎呼嘯,群虎出山。張家港的挑戰,不但使常熟、吳江和崑山感到了緊迫,連吳縣和太倉也坐不住了。蘇州大地,變成了『六虎』爭雄的角逐場。」

「大樹」與「碧螺春」當然,另一個不能不提的問題是:蘇州如何處理與上海之間的關係。

蘇州與上海的GDP之比,已從改革開放初期的0.12:1,

「縣城」發展再好,天花板也在那裡,很難想象能有成片的CBD。

11月11日,藍紹敏從南京到蘇州,正好兩個月。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pictureIds

除了來自外部的「競爭」,蘇州自身也遭遇發展困境。

早在十多年前就有媒體統計,全國有186座城市都提過類似「國際大都市」的設想。不過,至今真正受到認可的國際大都市,大概也就北京、上海兩座城市。

對此,藍紹敏此前明確表示,「蘇州正在擘畫國際化大都市發展藍圖,城市框架全面拉開,發展空間全面拓展,作為長三角重要中心城市的集聚輻射帶動能力不斷強化。」蘇州未來如何「解題」,值得期待。

蘇州,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使得蘇州中心城區有如「小馬拉大車」。一個簡單的例子,蘇州想要修建地鐵連通崑山、張家港等縣市,也面臨很高的行政成本。

實際上,在很多人眼裡,蘇州是一個沒有市中心的城市。

圖片來源:攝圖網「火紅年代」時間回到9月11日,蘇州召開全市領導幹部會議,藍紹敏首次作為「最強地級市」主政者露面。

自9月「官宣」以來,這位新任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就開始了密集的調研行程。在11日這個特殊的時間點上,他把蘇州10個區縣調研的最後一站,放在了蘇州工業園區。

今年3月,城叔在全國「兩會」現場與藍紹敏有過一個多小時的交流。他曾坦言:「(都市圈發展)要改變的是單純單向獲益的觀念。就是加入都市圈,我能得到什麼?在都市圈時代,我們一定要善於在合作中創造更多的機會、更多的利益增量來實現多贏、都贏、共贏。而不是台上握手台下踢腳,這解決不了本質問題。」

更重要的是,很長時間以來,蘇州在江蘇省內都是「一枝獨秀」。然而,2016年底,江蘇省委常委會專題研究南京市工作,明確要求南京努力建成「首位度高的省會城市」。其後,江蘇連續兩年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發揮南京特大城市帶動作用」。今年,更明確寫入「提升南京省會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

在不少人看來,如今的蘇州,彷彿「打了雞血」。按照藍紹敏的說法,「過去我們有引以為豪的『六虎爭雄』,今天我們要創造蘇州高質量發展的『十全十美』」

今日关键词:23岁空姐坠楼失忆